抗疫记者会答问内容

06.02.2020  21:31

  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今日(二月五日)下午举行记者会。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邱腾华、劳工及福利局局长罗致光博士、保安局局长李家超、运输及房屋局局长陈帆、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陈肇始教授、卫生署署长陈汉仪医生及卫生署卫生防护中心港口卫生科总港口卫生主任梁耀康医生亦有出席。以下是记者会答问内容:

记者:林太,你好。你昨日说到发了内部指引指要负责前线或者去人多密集地方的公务员才可以戴口罩,为了省用以留给医护人员用,但医管局联网服务总监杨谛冈已经说了,从来没有收过由惩教署工场生产的口罩,想请问你口中所说预留给医护的口罩究竟去了哪里?给了哪个部门使用?以及你刚才解释指昨日的言论是希望主要官员以身作则减低用量,根据卫生风险原则决定是否戴口罩,我想问为什么在场官员有些戴、有些不戴?标准究竟是怎样?会否担心仍然要求公务员减低用量的话会持续引起他们的反弹?还想问会否考虑分发政府的口罩储备给市民?因为有很多长者、长期病患都已经没有口罩,会否考虑优先分发口罩给他们应急?

行政长官:我回答部分,然后我们现正就口罩整体供应所做的工作,我请邱腾华局长补充。第一,惩教署是一个在香港有生产口罩的地方,它的生产量不多,即使现在我们要求它提产,也是不多的。在过往的日子,惩教署生产的口罩主要是供应给有关部门使用,以及有小部分是给一些非政府机构订购。我们应该在昨日Tamar Talk里都已向大家提供了数字。当我说希望我们能节省用,以预留多些口罩给医护人员,这些医护人员也包括在政府里工作的,以及在前线因为需要提供服务的医护人员或者其他同事。不过,如果大家看整体口罩供应如此紧绌的时候,我们现在都要一并来看──当医管局去订购口罩给医护人员使用,并不是医管局自己去订便可以买得到,因为全球都紧绌,在内地亦紧绌,所以对于口罩供应,我们已经是整个公营部门一并来看;甚至早期大家都记得,对于私营部门,如果在订购上出现运送问题、出关的问题,我们都正协助。所以如果我们可以将整体政府的用量稍为减低,使医管局的医护人员或者其他前线医护人员可以使用。

  第二方面,我们同样非常关心长者、弱势社群、在安老院舍里的照顾者口罩的需要,我们亦鼓励慈善机构,以及一些希望捐给我们的人士,我们都鼓励他们捐给这些需要有口罩用的弱势社群来使用。我在此请邱局长或者再整体说说情况。

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市民对口罩的需求很大,我们体谅及明白他们的紧张情绪。正如行政长官所说,近日就保护物资,包括口罩的供应,政府内部做了检视,这检视是与医管局(医院管理局)一起做的。自从农历新年后,全球对保护物资的需求确实很大,亦有个别外地或外国国家对这类物资实施出口管制,因此传统的采购方法,无论是医管局直接购买,或由我们透过政府物流服务署购买,传统的招标方法已经不可行。我们有主动接触包括内地和外地的供应商,希望以直接方式购买,这些工作我们是与医管局一起做的。

  在需求方面,我们看到医管局前线医护人员,包括政府卫生署的前线医护人员,对这些保护衣物的需求均迅速增加,以十倍计增加。这是合理的,因为他们需要保护衣物才能履行他们的工作,同时保护自己和病人。因此我们是联同一线去做这方面的工作,目的就如行政长官所说,我们采购到的物资会优先给予前线医护人员,无论他是在医管局还是卫生署工作,我们希望能综合处理。我们亦明白目前的采购情况是各地(的供应)都紧张,价格亦上升了很多,但我们希望把(采购)网络拉阔一点,除了政府自身的采购外,我们亦有与商界、进口和零售商一起讨论,如果他们已经下了订单,尤其是在内地的订货已经可以付运,但因为种种原因出现问题,我们会透过海关与海关(的沟通)协助他们。自从农历新年后,我们看到这一类来港供应有所恢复,但我们觉得长远而言要做更多工作,因此近期亦主动接触内地的生产商,看看是否能确保香港的供应;我们亦可能需要透过中央处理,因为在内地疫情下,他们对这些物资的需求与香港一样逼切,因此中间要有一些协调工夫,这方面的工作我们仍然进行中。   

  就香港的零售层面,我们有跟零售商讨论,当有来货时,以不令市民过于不便的方式处理,我们与各大小供应商和零售商有讨论这方面的问题。   

  最后一方面,近期有许多人提出香港是否可进行一些少量但较为持续的本地生产,就此我们联同香港生产力促进局,将一些生产线的基本资料和需要的生产情况集合起来,并与有兴趣的生产商就于香港设厂事宜进行研究。我们正从多方面去做(以增加口罩的供应),确实是困难的,但我们仍然朝着刚才所提及的数个方向继续工作。谢谢。

记者:几位,你们好。首先想问问,刚才都提到香港在短时间之内其实都多了数宗本地感染个案,其实到今日才决定强制隔离内地入境人士,会否已太迟?林太,你觉得自己是否须要为保障市民不力去负责?另外,想问强制内地入境旅客接受检疫那部分,因为他们未必有固定住处,实行上会否有困难?如果安排他们入住那些检疫中心又是否真的有位置可以容纳那么多人?

行政长官:第二个问题,我请陈肇始教授说说。不过,正如我刚才在开场白所说,我们有关的规例正在草拟中,规例详情可能要过两日,我们才可以向大家介绍,但初步检疫的模式、安排,陈局长可以说说。我刚才在开场白说过,在今次应对疫情方面,我们采取的策略一直都是希望可以以预防和减少病毒感染传播为目的;而在整个过程中,即是自一月一日至今,我们都是不断地按着疫情的变化,征询专家的意见,然后顾及香港的实际情况后,作出相应调整。调整的频密度是一轮又一轮,以至调整的力度都是越来越严厉,这亦是符合按着疫情不断变化而提升我们迅速应变的措施。或者稍后我请卫生署署长说说。就这个策略和措施,我们都是以科学为根据和以专家的意见来制定。至于从我们公共卫生的角度,这个是否最适切的措施,我想由专家说说是最好的。我在此请陈教授先说第二部分有关于接下来要强制检疫时的框架是怎样做。但详细情形,正如我所说,最好是过约两日,我们再向大家介绍。

食物及卫生局局长:多谢行政长官。其实刚才行政长官已经讲过,在这方面会有一个法律框架,由二月八日凌晨零时起,规定所有从内地抵港人士,不论经任何口岸入境的人士,也不论是香港居民或非香港居民,都必须接受强制检疫14天,其间不能离境。如果他们在抵港前14天曾到访内地,当然亦必须进行强制检疫。我特别强调,这是一个框架,细节会稍后交代。我也强调,这些入境人士仍然需要填交健康申报表,也要接受体温检查,而他们并没有病征。

行政长官:请署长。

卫生署署长:新型冠状病毒这个疾病是一种新的微生物。在去年十二月底,当香港政府得悉武汉有一些不明原因的肺炎时,香港的专家已经与政府紧密联络。这只新型病毒初期的而且确可以掌握的资料有限,透过内地和国际上很多专家的合作和研究,我们对这个病毒的资料越来越多,所以在防控措施方面亦会随着我们对这个病毒的认识而有演变。所以在初期来说,传播途径、潜伏期、在潜伏期间会否有一些病人可能没有病征但在社区都有机会感染、人与人之间的传播能力,大家都会记得,我们的科学家都是透过不停地研究而越来越掌握到资料。所以在疫情的防控措施,亦会因应这些资料来调节。我相信现时随着资料多了,我们知道这个病毒的传播是有机会在社区出现一些没有病征的病人。所以专家亦在很早期已经提醒我们,而世界卫生组织亦说过,其实在每一个社区,在世界不同的地方,出现本地个案并不出奇。因此,我们的防疫措施一定要全香港上下齐心一起做,在个人卫生方面,我们现时知道这个病毒可能在环境中,例如早前在内地一些研究指在门柄上亦存在,所以我们个人卫生的手部卫生尤其重要;又有研究显示病人的粪便中都带有这种病毒,所以我们再三强调在处理方面,例如是洗手间冲厕时要盖好厕板才冲厕水,又例如在我们家中的U型去水器,必定要注入水防止倒灌的情况,这些措施和宣传,我们都需要加强。每一位市民亦要在你们的日常生活、个人习惯和在环境措施方面配合,这样才有机会减低这只病毒在香港的传染。

记者:想问多点经内地的人要隔离那方面,其实现在可否透露多点具体的措施?因为相信可能市民都比较担心,预计实施后其实会有多少这些人是要隔离?因为现在见到其实有达万人是这样出入,是否真的处理得到?以及究竟方式会是在家还是入营?即是例如外国人会给他什么地方?如果香港人在家的话,是否会给他一些手环?又是否有足够这类手环?另外,这个措施其实二月八日才落实,但会否担心这两日很多人会藉这时间而会有大批人入境?如果那些人又没有病征的话,会否对社区都潜在风险?以及假如这些措施其实如早10日、20日便实施,其实预计会否比现在的情况好些?为什么待现在疫情过了后才推出这些措施,是否太迟?第三,都是想问医护人员方面,林太之前说过要开心见诚,但其实医护人员亦多次要求想和你公开对话,想问为什么不出席?

行政长官:我答第三个问题,然后请陈教授说说那个情况。在医院管理局里的一个工会要采取这些工业行动或者不返回工作岗位,这一定是机构里的人事管理议题,所以我上一次都是这样回应──就是说最适合应该由医院管理局高层包括医院管理局的主席及行政总裁和他们见面。行政总裁亦会把他们的意见向我反映,所以我觉得既然行政总裁亦与他们见了面,都很愿意继续和他们见面,这是合适的形式。但另一个考虑就是我有留意工会的诉求,目标其实和我们没有大分歧。从公共卫生防控角度,我们都是希望能够减低人流、压缩跨境人次,从而令我们可以更加防止病毒传播,亦当然可以减少医院管理局的工作压力,我们是知道他们有什么诉求,我们就循着这诉求不断在做事。又正如他们说要确保有足够的防护物资,包括口罩和防护衣,这亦是我多次反复强调我们会将医护人员,包括前线工作的人员,他们这方面的需求放在首位。其实他们很多诉求我们都有听到,亦是在我们工作范围里。我请陈教授讲讲关于检疫那工作。

食物及卫生局局长:正如我刚才提到,具体安排方面,我们稍后会详细交代。最重要的是,第一,我们会订立一个新的附属法例,令我们对于这种强制自我检疫的安排有一个法律框架;第二,一般来说,现时所有口岸的入境人士,不论是否香港居民,皆需要接受强制检疫14天。刚才行政长官提到,在入境人士里,我们发现大部分都是香港人,需要在两地往返,其余的人士,例如来自内地或其他国家都是一个小数目,但不论是否香港居民,都会有强制检疫。整体来说,我们稍后会交代详细细节,但重要的是令大家知道,因为内地疫情严峻,在香港亦发现数宗本地感染个案,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些本地感染个案可能会有更多,所以我们必须采取果断措施,令一些有机会、有风险的人接受强制检疫。

  除了这些强制检疫外,我们亦有些其他措施,例如继续在口岸进行健康申报、体温监测,亦有港口卫生科同事。因应本地感染个案出现,社区感染的风险会增加,所以医院管理局已为开设指定诊所作好准备,会适时启动各联网的指定诊所,以配合医院处理较大量的疑似个案或跟进工作,希望减低急症室的服务压力。这些指定诊所一般会负责处理病况轻微的个案,让医院及急症室可以集中处理较为严重的个案。指定诊所亦可协助于社区找出可能感染个案,进一步减低社区传播的机会。我们明日会有记者会交代相关细节和安排。

行政长官:我想或者补充一句。当然我们现在坐在此是没有办法很精准地告诉大家,最终这个措施生效后会有多少入境的市民、游客或旅客须要接受这强制检疫,但是这个措施是相当严厉的──一入境香港是须要有14日的检疫。如果我们回看过去我们只是透过整合口岸,即是未去到有人身受到影响,只是不方便,即是关了A、B、C口岸,他就去D、E、F口岸;我连D及E口岸亦关了,他就去F口岸。数字显示在一月二十九日,即是第一批口岸仍未暂缓服务前,所有经过陆路、海路口岸入境香港是170 991人,至昨天已经下降至28 675人,即是说已经剩余不足两成,所以我相信我们其实由今日说在星期六凌晨零时开始,如果入境将会须要接受强制检疫14天,这个数字一定会下降,这是常理。谁会愿意由内地入境然后被我们强制检疫他两星期这么久?从这角度看,是不应该需要处理很大量强制检疫的人数。不过,都是这样说,尤其是香港居民,因为现在八成多入境的都是香港居民,再有万多名香港居民每日如此出境,在此我都要呼吁所有香港居民都要齐心,都要一起配合这个策略来抗疫。只要香港居民减少,或者甚至最好不去内地或其他有疫情地区,这个问题便容易处理。当然我们明白,这亦是刚才有一位记者朋友问为什么要预留两日,因为事实上由于两地人民的连系,或者有其他很多人上班或照顾亲友、照顾幼童等,我们亦明白如果有这等具体的问题,政府能够多些支援、多些配套,便令他们不离境、不入境可能比较安心一点。所以我刚才说,我会要求劳工及福利局局长在这方面要制定一些方案,或者在此请罗局长简单讲讲你会做的工作。

劳工及福利局局长:多谢特首。我相信大家明白,如果你纯粹来香港旅行几天但要困14日,相信旅游人士很少会来。但最重要、在我工作范围最关心的是两种人:一种是跨境工作的人士,以及一些跨境家庭,他们实际上都可能必须来往内地与香港。

  不过大家都知道,就算在过往一星期,不论受影响的雇员和雇主,都已经会考虑到员工于内地与香港之间来回的风险。如果我们在本星期六(二月八日)实施由内地回港需接受检疫14天的话,不论他是在内地生活而每日返回香港工作,又或是在香港生活而每日都要到内地工作的员工都会受影响,未来两天的时间正可以让这些雇员有空间作出适当的安排。所以我们会很积极研究一些方案,如果有一些未能有适当的工作安排,譬如不能够留在家中工作而受影响的跨境雇员,我们会提供所需要的协助。   

  刚才谈的第二类就是跨境家庭。正如特首所说,有些跨境家庭需要照顾家人,譬如要照顾幼儿的父母,未来两日亦同时提供空间,让这些家庭作出适当的安排。当然,如果最后真的遇到一些不能够解决的困难,有需要时社会福利署(社署)可以提供一些协助。当然有需要的家庭可致电社署热线2343 2255寻求协助。   

记者:林太,你好。想请问政府会否考虑征用迪士尼的酒店或二期的空地甚至石岗部分的军营作为一个隔离或检疫中心?第二,虽然你刚才都提到,会给予时间跨境家庭及学童,但会否担心有些人会藉这两天的空档涌来香港,增加香港社区爆发的风险?谢谢。

行政长官:第一个问题,我们仍然很积极去寻找一些方案,以增加检疫中心的设施。目前为止,仍然是那三个渡假营,我们正接触所有这类渡假营,因为似乎渡假营的位置是一般市民比较能接受,但我都要在此做一个附注──很多渡假营都不太适合,由于其独立房间的数量很少,或根本不是车容易可以到达──但我们每一个都会去视察。

  另外,亦要求发展局研究如果有空地,是否亦可透过某种方法来增建这些设施。我们今日未能够向大家公布详情,有什么额外地方可作为这些中心,但有一个现存、本来应该几日内可启动的是饶宗颐文化馆,我在此再次呼吁地区人士,希望以包容及理解的态度,让我们尽快可以启动文化馆的设施,因为它将会对我们的检疫中心容量有颇佳增长。   

  至于刚才我们所说,到星期六凌晨零时生效,主要如罗致光局长所说,在这些跨境人士中,相信到这时候大部分都是有实际需要。我觉得可能未必还会有人去旅游,既然每日仍有这么多香港居民跨境,他们一定有实际需要,所以都要预留时间给他们处理他们的实际问题。至于会否制造一个空档,看起来未必会,因为我们看到即使整合口岸,都有人担心正使用其他口岸的人会否涌到同一口岸,因为他们要来便会来,又没怎样发生过。剩余两个口岸的人次,在昨天第一日亦没有明显增加很多,不能说是接收了从罗湖或落马洲支线来的人。尤其是现在大家都知道,无论内地或香港都存在这个风险,所以在这方面,我们平衡了这么多考虑便作了这个安排。当然,除了给受影响人士有一定很短暂的时间作出安排,我们亦有些法律工作和有些关于检疫营运工作要处理。如果生效后未能处理强制检疫的安排,可能对于公共卫生的防护亦不是一个最佳选择。

2020年2月5日(星期三)
香港时间21时44分

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会见传媒开场发言(只有中文)
  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今日(二月八日)与商务及经济发商务及经济发展局
抗疫记者会答问内容
  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今日(一月三十一日)下午举行记商务及经济发展局
抗疫记者会答问内容
  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今日(一月二十八日)下午举行记商务及经济发展局
政务司司长会见传媒答问内容
  政务司司长张建宗今日(一月三十日)下午联同财经商务及经济发展局
政府回应传媒查询立法规管口罩供应和价格
  就传媒有关立法规管口罩供应和价格的查询,商务及经济发展局
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抗疫记者会开场发言
  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今日(一月二十八日)下午举行记商务及经济发展局
商经局局长达沃斯出席世贸非正式部长级会议
  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邱腾华今日(达沃斯时间一月商务及经济发展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