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记者会答问内容

01.02.2020  19:22

  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今日(一月二十八日)下午举行记者会。保安局局长李家超、运输及房屋局局长陈帆、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陈肇始教授、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邱腾华、入境处处长曾国卫、海关关长邓以海、卫生署署长陈汉仪医生及医院管理局行政总裁高拔升医生亦有出席。以下是记者会答问内容:

记者:想问刚才亦有说到的措施包括了高铁和直通车,其实想问为什么会选后天才暂停?会否担心这一两日反而会有大批人涌来港?另外,亦有说到的措施包括了内地航班减半,但一些医护人员,甚至专家其实他们的建议都是想限制所有内地人来港,这一刻其实不全面封关的原因是什么?会否担心仍然有病毒传播的风险?政府在什么情况下才会考虑全面封关?第三个问题,就是其实网上也有谈到一些人入境时会虚报病情,甚至有些医护人员亦亲身反映,指有病人进入医院都会虚报他们的病情,其实政府或医管局在这方面可以怎样处理和跟进?多谢。

行政长官:我先回答关于坊间要求全面封关的问题,或者稍后陈局长可以补充一下关于高铁和城际直通车时间上的安排。

  近日听到有一些团体、有些人士说要全面封关。「关」当然是指我们刚才所说的口岸管制站,无论是海、陆或空。我亦让大家看了一些数字,由于内地来港人士已经大幅减少,所以最新数字──百分之七十以上通过这些口岸管制站的人士,无论是出或入,都是香港居民。我们为什么要全封这些关,令香港居民不能出、不能入?现时出,我都不太鼓励,我刚才也说最好不要出外旅行,没有必要也不要前往内地或其他有疫情的地区。但事实上有不少香港人还身处内地或其他地方,你说封关的意思是我们不欢迎这些香港人回来,还是什么呢?从控制疫情角度来看,如果曾去过这些疫情爆发的区,无论是香港居民、内地人或非内地又非香港的其他游客,风险都是一样的,所以应该从一个严控风险的角度来处理口岸管制站的问题。今日提出的措施已经是大幅减少这些口岸管制站,让我们在每一个仍然提供服务的口岸管制站可以加强医学监测或可以问得详细一点,因为你刚才有一个问题是有关虚报的。如问得详细些,他能够隐瞒、虚报的机会会低一点。另外更重要的是,从内地来香港的人士,我们已经说过会从源头来控制,减少他们前来的比例,所以早前由内地自己提出全面禁止内地旅行团出外,我们已经没有了一般来香港的大概百分之二十的内地人士;今日经过中央应我的要求暂停发出个人游的签注,即是新发个人游的签注,从以往的数字来看,前来的又减少了百分之五十,剩下的就是一些商务、探亲、照顾家人或其他真的有需要的人士,我们是否连这些两地人的往还都要全面封闭?如果纯粹封关令全部人都不能够出、不能够入,我相信大家都会知道这个影响是非常深远的。我记得昨日梁卓伟教授在回答传媒询问同一个问题时,他也说现时并不是讲封关与否,而应是如何做。我们今日提出一系列的措施就是要达致控制两地人流,我们认为是一个更适当的措施。但疫情是会不断变化。我也不能够说今日讲完有关控制两地人流的措施以后不会再有所加强,譬如关闭的关口方面,我们今日一共减少的关口是六个,大家都知道我们有十多个关口,这些口岸管制站的时间有些长、有些短,是否亦可以稍后缩短这些时间?特区政府会不断去监察这件事,有需要时再适时作出一些果断的措施,但我希望市民去处理问题时都要客观、持平一点来看,究竟我们想达致什么效果。我现在请陈帆局长说说那两个铁路服务的安排。

运输及房屋局局长:如果大家理解为何我们要停止高铁运作,我相信大家都明白目的是为了防疫。大家记得针对武汉市民或怀疑受感染居住在武汉的人士来香港,不论航班或高铁亦已停止运作,即是说在武汉市坐飞机来港是没有航班、高铁亦不停武汉站,这是第一步,在早前(本月)二十四日已经执行。现时高铁最新数字,即一月二十七日的数字,返港的市民接近一万一千人,而内地的旅客不足二千人,所指内地的旅客是武汉以外的。所以,大家明白很多香港市民都等待回港,他们都需要时间掌握高铁的停顿及部署日后除了高铁以外,透过什么渠道回港。我们认为(本月)三十日凌晨零时是一个适合的安排。

记者:想问一问刚才陈帆局长亦有提过,可能要让一些在外地的香港人回来,但足足有一日,为何其实不相对有措施就是另外设一班列车接他们回来,而今晚便停了?这是其一。其二就是虽然航班减半,仍然有差不多一半的口岸都仍有开,因为其实我们昨天记者经过深圳回来时入境处人员只是举一张纸问你是不是从湖北或武汉回来?其实我们记者只是回答了一句「不是、没有」,接着便入境了,完全没有做过申报表或量体温或任何询问情况,其实现在今天宣布的措施是否有效堵截其他怀疑个案入来?

行政长官:每一个防疫、抗疫措施都有一定效能,但相信无一个防疫措施有百分之百的效果。我记得梁卓伟教授帮我们解释公共卫生的防疫措施时,他就形容为一块瑞士芝士。每块瑞士芝士都有一些洞,但只要你的瑞士芝士够多,有十层、二十层这些瑞士芝士,或可以全遮盖这些洞,所以我们现在不断推出这些措施都是希望能够有更多措施互相补足,达致全面复盖以抗疫的效果,但当然正如我刚才开场白说,最终还是要每一位市民都投入抗疫、防疫工作。如果市民明明知道自己感染或知道发烧还吃大量退烧丸压低体温然后过关,这些事实上是很难监测得到,但最终受害的都是市民。因为如果他由一个地区性的疫情,变为一个国家性的疫情、一个全球性的疫情,那么受害的就是每一个人。所以我都要呼吁每一位市民和游客要担负自己对于公共卫生的责任。至于航班方面,或者陈帆局长稍后可以说说。你说的第一条问题是说现时滞留在湖北的香港人,对吗?

记者:为什么没有一些特别措施接他们回来,而是给予多一天高铁,一月三十日才停,使之有机会令其他.......

行政长官:这也是由陈帆答。

运输及房屋局局长:我相信这位朋友十分关心香港人,我们特区政府亦非常关心。要知道香港人去到内地,以中国九百六十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用高铁从香港去到的长途站,站点很少,所以如果在内地的香港人是有数量足够,我相信特区政府驻内地的办事处是非常乐意协助的。我们在说高铁线的时候,大家明白高铁线有短途线,短途线从香港到福田、深圳北去到广州,长途线主要向北就以北京、上海作终点站,向东至杭州作终点站、向西至昆明左右,所以其实站点的复盖面是不够的,所以香港人到内地旅游、探亲或公干,返港都需要很多途径,此为其一。

  第二,我们将高铁线停顿为何不在今晚(开始),刚才已经解释清楚,我亦不再作补充。但对抗疫的效能,希望大家明白,减少人流量、减少交叉感染,透过高铁只是其中一个方法。我们抗疫,正如刚才行政长官及陈教授、或陈署长及高医生所说,其实需要各人作好卫生防护及留意周遭,在出行时多照顾自己,避免感染。我相信不单是一个措施便足以防御当下面对的疫症,需要很多的措施加起来,以及每个人都做好他的本分,才可以成功抗疫。   

记者:你好。想问一问,第一,即是刚才提到的那么多措施,即是计算过后,政府有否预计过会将两地每日往来的人流减少到什么水平?当中有多少是香港人?多少是内地旅客?第二便是刚才提及数次梁卓伟教授,其实他昨日亦提到,除了武汉外,内地有数个大城市亦有可能成为疫埠,包括重庆或与我们非常相近的深圳、广州等。其实政府有否考虑参考武汉或湖北的做法,对来自该处的内地旅客均实施一个管制,限制他们入境?这是第二。第三想问capacity的问题。想问现时其实玛嘉烈以及三个检疫设施分别可以容纳多少人?如果一旦容纳不了,即是「爆」的时候,政府现时是有一些什么选址、有什么方案?谢谢。

行政长官:就着第一个问题,可能要请保安局局长或入境处处长。不过我简单来看,便是整个措施是要令到旅客更加不方便──即是关闭口岸、停了车,如他真的要来,他便要用其他,譬如没有船,他可以坐车来,经一个仍然有服务的口岸,所以并不是那么容易可以具体评估。不过我们相信,亦是很多专家给予我的意见,如果令到他们很不方便,那么便有机会减少人流。事实上,过去一个月,刚才保安局局长已提到,数字是不断下降的。待会请局长及处长补充。

  第二个问题,我刚才亦提到,应对疫情是要不断监测,然后适时果断作出回应。到目前为止,真正去到社区爆发那么严重的疫情都是湖北省,特别是湖北省武汉市。香港,其实跟澳门一样,已经采取了很严厉的措施。事实上,全世界正用我们这项措施──不准入境──真是不多。我们考虑了人流这么频密,以及其他原因,所以昨天采取了这么严厉的措施。每次采取这些措施都要作全面评估,无论是防疫效果,以至其他影响,所以目前未有计划将限制入境的措施延伸至其他内地城市。接下来说一说玛嘉烈医院以及三个检疫中心的容量。   

食物及卫生局局长:行政长官,我首先谈谈记者刚才问到的一些防线,然后请高拔升医生和陈汉仪署长谈谈检疫中心和隔离设施。目前整体大幅管制人流,但当然现在仍有一些人流,刚才陈汉仪署长也提过,我们在口岸有其他防线,包括健康检测和健康申报,也特别针对性地有健康建议给予过去14日曾到访湖北省人士或从内地其他所有省巿回港的巿民,这些特别的健康建议(应为健康监测)能够令我们更有效地知悉其健康状况。如果是从内地回港的市民,返港14天内亦应尽量留在家中;如有需要外出,应佩戴口罩。曾于过去14天到访湖北并于较早前已回港的香港居民或已入境的旅客,卫生署卫生防护中心亦特别设立了热线2125 1122,呼吁他们致电查询健康建议及跟进工作。

卫生署署长:首先我说一说检疫中心方面。目前麦理浩夫人度假村已经于一月二十三日运作,它的单位共有四十五个,截至一月二十六日下午七时为止,用了十八个单位。我们另外备用的(检疫中心)有鲤鱼门公园度假村,已经于(一月)二十五日准备就绪,它的容量是二十七个单位。另外位于北潭涌的保良局(赛马会)北潭涌度假营,亦正在做最后的预备,如有需要,有十八个单位可以用。

医院管理局行政总裁∶在玛嘉烈医院处理这些确诊个案的隔离病床方面,现时玛嘉烈医院有八位确诊病人,在我们的应变计划中提到,首20宗个案我们都会在玛嘉烈医院处理,如果有更多个案,我们其余六个联网都会分别各自处理另外20宗个案,即二十乘六。如果个案更加多,我们会分阶段启用其他设有负压设施的病房和病床照顾其余个案。当实际上个案多时如何处理,我们会因应到时疫情的发展速度而作出相应应变,而设施方面,我们会令到它们随时可以备用。

保安局局长:我亦让大家参考一下,关于刚才说一系列的出入境管控措施(带来的)影响有多大。第一就是停止再发新的签注来香港,刚才说涉及49个城市,还有在过去的出入境数字反映出自由行来旅行这一类的数字占我们入境签注有关(数字)的一半,所以在自由行方面减少了,由内地进来的(入境人数),如果以过往的数字(来看),应该有百分之五十受影响。另外我们限制湖北(人士)入境后,我们相信亦会每日减少数百名湖北人士入境。接着我请入境处处长再补充一下。

入境事务处处长:谢谢局长。让我跟大家解释一下,因应现时疫情的情况,其实在这段时间的旅客量是大幅下跌。以一月份的数字作比较,最近这几天相对一月头的情况底下,香港居民出入境人次下跌了一半,而访港内地旅客是少了三分二,再加上现在的新措施,包括暂停自由行签注的签发,以及减少口岸服务,我相信下降将会更进一步,特别是在内地访客方面相信会最少减一半以上。

行政长官:刚才陈署长已经向大家交代了现存三个检疫中心的容量,大家听到好像不是很多,是各有数十个,但鉴于我们使用公共屋邨出现了困难,我已要求有关部门看看现时在这三个现存检疫中心有否原址扩建的可能性,因为地方是有的——是有空旷地方,因为现时你知道我们有新的建筑方法可以很快搭建一些临时而能够满足卫生署作为检疫安排的设施。

记者:有多少个?

行政长官:现时未有评估,但既然社会上没有大多反对这些地方作为检疫中心,我们便尽量用好这些地方。

记者:林太,你好。想问关于出入口岸管制的问题。刚刚入境处处长说到其实内地入境香港的人数已经减少了三分之二,估计如果实施新措施后会减一半,以昨日的入境数字为例,其实还有二万八千七百八十人在疫情肆虐的情况下入境,假设如果减少一半,即是一万四千人,甚至只剩下一万人的话,究竟能否释除现时香港人的疑虑?以及回看入境数字,内地游客经机场入境有一万人,但今次其实只减少了一半航班,如以减一半的概念来看,可能还会有五千名内地旅客是经由机场口岸进入香港,怎样可以阻隔这些内地游客来港?另外,就是想问刚才,其实各个政党都有很多声音,就是希望可以有全面封关措施,其中建制派最大党民建联其实都对于全面封关不抗拒。刚刚自由党党魁钟国斌亦要求全面封关,禁止内地旅客来香港。其实,林太你对于这些政党的声音有什么意见?刚刚你说到希望大家可以客观一点去看这个问题,是否这些政党不够客观?以及想问多一个问题,就是晖明邨那件事,其实触发了粉岭邨民的激烈冲突,但刚刚你说到因为破坏而不能够再用晖明邨去做一些设施,我想问其实今次你这一次的决定不使用晖明邨是因为被人破坏了,还是聆听了民意,包括是否聆听刘国勋今日与你见面所代表的居民民意而决定,还是其实纯粹是因为设施被破坏了而决定?

行政长官:回答这位朋友第一个问题,第一,就是没有一个措施是可以达致百分之百防疫和抗疫的效果,我们需要多管齐下,所以在大幅度控制两地人员往还的同时,我们还有其他措施。我们可以令到出入境的监察更严格,正如我们早前按国际做法,都是只管入境,因为疫情会带进来,但现时我们都认为我们也应该配合在出境方面也需要做体温监察,达致至少与广东省做到联防联控。广东省亦就着所有出境,即是经过深圳来的旅客已经有健康申报,亦有体温检测。当发现有发烧或其他征象时已经不会让他过来,但如果是一位香港人亦不可以不让他回来,两地有关当局亦有一些安排,我们会接收这些香港市民,然后看看在医疗方面有什么做法。希望大家看这个防疫工作都要全面地看,不要聚焦现时坊间嚷得最大力度的措施是什么。

  第二,我再说一次,我们在处理疫情方面不希望做一个政治化的考虑,我亦希望政党以实事求是的考虑来处理这件事。很多人有不同的意见,但我希望经过我们今日的详细解释,所谓封关是什么意思、现时我们所做的大幅度减低人流的效果是什么意思,大家会比较明白,然后可以接受到这个安排。   

  至于晖明邨事件,大家都记忆犹新,在以前处理这些疫情时,特别在二○○三年「沙士」时,这都是在应变计划中的一个做法。当然我亦与同事说,当年我虽然并不在最前线,但作为社会福利署署长都有参与抗疫工作,我要调动所有社福住宿的设施,包括男童院、女童院做隔离。那些一样与病人有紧密接触,是一些已经入了院有「沙士」人士的子女,没有人照顾他们,交给社会福利署,我们自己的同事找到这些社会福利的住宿设施做隔离设施。当时大家都接受,因为没办法,去到疫情发展至这个地步时需要更多这种检疫中心,大家都接受;但恐怕十七年后,可能社会亦有了一些变化,我们尽管只是做回我们惯常在应变计划里的工作,亦只是在新入伙的屋邨中挑选了一个位置比较适合,当然居住在该处附近会有人觉得并不适合,但我们看过几个选项觉得这个是比较适合。现时不使用,若要用就需要继续磋商,事实上区议会也邀请了我们去商讨,如果它并不是受到这么严重破坏,根本想用不能用,可能我们也会尽最后努力去解说和听听如果要使用会有些什么防护措施他们希望我们做的,或是使用多久、居住多少人,我们会听意见然后再尽量看看可否挽救这个防疫中心。因为它的量比较大,刚才有记者也担心这方面的量是否足够,这个量是比较大,有约九百个单位。但因为这样严重破坏,这破坏程度恐怕并不是你们肉眼所看到的那么简单,是严重破坏到要恢复它可以入住,说的可能是半年时间,所以我对于这样的黑衣暴徒的行为是极端愤怒,亦要作强烈谴责。警方已经拘捕了十一人,我们一定会继续调查,继续严正执法,让这些暴徒绳之于法。破坏至这种地步,我希望六个月后这个疫情已经消失,因为如专家所言,到夏天初段,我们也应该看到疫情会慢慢减退。所以根本是想用不能用,亦不存在是何人不想给我用我便听他话不用。我们的工作全部都是客观、有科学根据,是持平地去考虑,希望大家都能谅解。

记者:想问现在你说不会再发新签证,但现在批了的签证是否仍然可以来?虽然你减了关口,但是签证仍然可以来,做不做到防疫的效果呢?刚才行政长官说到其实没有一个措施可以100% 防控,那么为什么不强硬一点,只是直接不让所有非香港人的内地人入境?而只是让一些去了内地的香港人回来香港,因为他们可能新年期间北上,令到防疫效果比较好?另外第二条问题,想问驻武汉办那个人员的身体情况是怎样?第三条就是刚才亦说到,其实局长是未掌握到有多少武汉人在香港这个数字,但是会否去追踪或者直接是无可能找到呢?如果找到的话,会否遣返他们?谢谢。

行政长官:第一条题目,我再次重申,我们在昨日采取的措施已经是非常严厉,亦是少有采取的措施,国际上至今日,尽管大家都对这个疫情是担心,亦在很多国家、城市出现了个别感染个案,但都未去到不准中国人,或者如我们的情况是内地人进入。我们已经跟澳门一样,采取了非常严格的措施,再下一步采取这些措施是需要有理据,亦要有科学根据才能够做,因为它会有一定的影响,正如袁国勇教授说,他不反对,你可以做,不过你要想一想如何做,以及你付出一个什么代价来做。如果说所有内地人,由明日开始不能够踏足香港,我想大家都心中有数,对于香港各方面的影响;而事实上,我们是有方法在不需要用到这个极端的措施之下可以做到一个防疫的效果。反之,你用了很极端的措施会不会出现一些我们都不能预见、但又很影响疫情扩散的情况,我们真的不能估计。如果有些人一定要入境,他千方百计要冲入来,而他不幸又是一个受感染的人,我们根本无从追踪找到这个人,所以大家要从这个角度来看。

  第二条题目说现在驻武汉办事处,你在说我的同事吧。我的同事──据我所了解──是无问题的。他们不可以上街,亦无交通工具,但应该吃饭等是无问题的。他们仍然在不断提供服务,透过电话或微信向救助的香港人或者其他在内地的香港人保持联络,看看他们有什么需要,以及了解他们现在最想回港。我们知道他们的情况,都会安抚他们,与中央商讨有什么方法,在无公共交通工具的情况下,可以满足他们想回港的诉求。

  

  至于在香港的武汉人,刚才说了我们都会用不同的途径接触他们,包括如果他们是旅客,相信他们是住在酒店;如果他们是来读书,可能是在我们的大学里,我们就会去接触他们,亦转介到卫生防护中心,希望为他们提供一些适切的医疗指示。当然在转介时,如果发觉这些仍然逗留在香港的武汉居民身体出现了问题,或者我们认为需要有进一步的治疗,就会转介到医院管理局的医院里。   

  最后我想说一句,今天我们公布的措施无可避免是对于很多现在要上路,即是现正赶回香港的香港居民或有需要来港的人士带来不便,在此我再次希望他们能谅解,这是我们防疫工作里必需要的重要一环。多谢大家。

2020年1月28日(星期二)
香港时间22时17分

抗疫记者会答问内容
  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今日(二月十四日)下午举行记者商务及经济发展局
抗疫记者会答问内容
  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今日(二月五日)下午举行记者会。商务及经济发展局
抗疫记者会答问内容
  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今日(一月三十一日)下午举行记商务及经济发展局
政务司司长会见传媒答问内容
  政务司司长张建宗今日(一月三十日)下午联同财经商务及经济发展局
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抗疫记者会开场发言
  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今日(一月二十八日)下午举行记商务及经济发展局
政府已向全港市民派送约二千八百万个本地生产口罩
  商务及经济发展局今日(八月七日)公布,商务及经济发展局
4.9吉赫频带新增频谱指配安排公众谘询展开
  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商经局)局长联同通讯事务管理局(通讯局)今日(七月二十二日)就4.商务及经济发展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