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谈中美贸易事宜

28.08.2019  15:10

  以下是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邱腾华今日(八月二十七日)与主要商会及中小企协会代表会面后,就中美贸易冲突相关事宜与传媒谈话的内容:

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各位传媒朋友好。今日我刚刚与大概八至十个不同的商会会面,是这一年半以来我们第十六次有关中美贸易战对香港的影响的会议。大家都知道,美国宣布于未来几个月,分别于九月至十二月,增加对一些中国进口美国的货品的关税;除了提升关税税率,由百分之二十五至百分之三十外,亦将原先(总值)二千五百亿美元(货品)以外的三千亿美元货品纳入关税(的清单)内。简单来说,我认为这可以说是一场全面的货物贸易的开战,因为不单加重关税,亦将其全面化,差不多把中美贸易之间的所有货品纳入。中国所采取的回应措施,亦是提高关税。简单而言,这两方面对于香港作为中美贸易之间的中转站,或转口贸易体系的影响是显然易见。如果单单看增加的关税(税率),以及扩大的货品清单,已经差不多涵盖绝大部分中美之间透过香港转口的贸易货品。

  去年(美国)公布(总值)二千五百亿美元(货品的关税)清单时,有不同的经济分析师表示,对香港GDP(本地生产总值)的直接影响可能大概是百分之零点一至零点二,但我们看到去年整年的经济(增长)由原先预计的百分之三至四,到最后只有仅仅百分之三,因此有些人表示间接的影响可能较原先的百分之零点一至零点二为高,甚至达百分之零点五。今次增加关税和覆盖面的直接影响可能没有上一次高,因为今次只是针对剩余的货品和增加关税的幅度,但间接影响来说,一场全面的中美货物贸易战已开战,对香港整体的经贸环境可谓雪上加霜。

  我们在会上谈及增加关税对业界和整个投资环境的影响,稍后我请两位商会会长谈谈。我们在会上亦谈及有什么额外措施,或是任何现行措施可以协助业界。大家不约而同感到悲观,因为现时中美之间在这一轮互相增加贸易战的注码,影响是全面而窒碍性的。全面是因为它涵盖各种各样的货品,窒碍性(inhibitive)是因为它令营商环境变得困难,因为百分之三十的关税从营商来说,基本上是难以负担的。这(对中美)既是双输的局面,亦对香港有直接的影响。因此,我们预计于第三及第四季度,由于贸易战的加深和加剧,香港的经济环境必然有更大的风险和负面影响。现在我请两位会长,分别是香港工业总会主席叶中贤博士,以及香港中华厂商联合会会长吴宏斌博士,谈谈对业界的影响。

记者:想问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除了之前出台的一百九十亿元的政策,下一步还会有什么措施来帮助中小企业,防止出现倒闭潮和失业潮?第二个问题是在国际及国内的双重压力下,香港会不会遇到比此前的世界金融危机、亚洲金融风暴更加严峻的局面?特区政府是如何预判?有没有什么政策筹备?之前是否做过相关的测试?谢谢。

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关于第一个问题,上星期我们推出的政策措施,一方面是纾缓本地严重的经济压力,所以我说是纾困措施,但也有多项是针对中小企业,面对好像我们刚才所说的中美贸易战,以及本地经济影响的措施。我们是按两条路线去做,一方面是在经济困难的时候如何纾缓银根方面(的压力),即是资金转动的问题。过去我们推出贷款保证(「中小企融资担保计划」),刚才我们跟商会讨论过,贷款保证还是有用的,我们最近一年透过贷款保证计划(「中小企融资担保计划」)贷出的金额增加了差不多一倍;另外一条线就是能否按照企业的需要,如在拓展市场、升级转型方面,透过配对基金帮助他们,这个也是受他们欢迎的。刚才在会上很多商会都希望,第一,政府能增加推广宣传现有四十多项的中小企基金,第二就是如何把申请的手续简化一点,让他们容易拿到基金,第三是希望我们可以考虑增加拨款,这是我们刚才讨论的地方。

  关于你第二个问题,香港作为一个非常开放的国际城市,会承担了很多国际上的金融风险,但香港也有一套比较稳健的制度和防备措施,尤其是在金融方面。从贸易、做生意和营商环境方面,我们面对一个非常困难的挑战,就如刚才所说,在外围环境下,中美贸易(摩擦)确实对香港已经产生了非常负面的影响,再加上香港目前的情况,形成我们面对的困难。总的来说,我们还是要从多方面应对,因此今天跟商会的讨论也是环绕外面的问题、本身的问题,以及怎么部署和重新再做应对的工作。

记者:局长,今早林太说政府有责任考虑所有有助止暴制乱的法律,想再问政府会否引用《紧急情况规例条例》?如果政府真的引用了这条紧急法,会否影响香港的特别贸易地位?

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政府每天都在面对香港因外围环境和本身因素而引起的情况,我们按照「一国两制」、特区法律和我们可以有的手段(处理)。民众无论是有不同的政治立场,或对政府有任何不满,我相信绝大部分都希望香港能停止暴力冲突,恢复和平和社会秩序;所以任何能按照「一国两制」、香港法律,以及特区政府和市民(有)共同意愿的方法,可做到这工作,我相信我们每天都会思考这问题。我亦相信在国际层面上,大家都会体谅,每个地方、政府如要面对像香港这个局面,都会采取不同的手法做好其应要做的工作。

记者:如果真的实施紧急法,会否影响香港的贸易地位?

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我看不到什么,我相信从贸易角度而言,若无稳定和平的环境,任何经济活动都一定会受到负面影响。

记者:局长,刚才你提到政府之前推出的BUD基金或信保的「加码」措施其实是有效,为何在今次全面性的贸易战争时,政府仍未有增加新措施,或将现有措施「升级再升级」?有何因素需要观望和考虑?

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就第一个问题,在过往年半中,我们(与各商会)有十六次会面,每次会面我们除了审视当前形势外,亦会检视所有现行措施是否合用,并看看有没有需要推出一些新措施。你刚才所说最令中小企受惠的两个基金,一个是「市场开拓」(「中小企业市场推广基金」),另一个是「升级转型」(「发展品牌、升级转型及拓展内销市场的专项基金」)(「专项基金」),我们早在贸易战开始前已开始「加码」及统整,方便中小企申请。

  在经历现时的困境时,我们看到这两个基金在过往一年的申请,有些是倍增的。「升级转型」的基金(「专项基金」)下的内地计划,在短短一年间申请数目增加了一倍,而东盟计划则收到四百多个申请。整体来看,这个基金已多拨了三亿五千万元。另外,「市场拓展」的基金(「中小企业市场推广基金」)在过往一年,申请增加了百分之四十九,我们总共批出了二亿五千万元。

  就这两个基金,我们早期推出的措施,包括「加码」、改善和统整,以方便申请,已经达到这目的。你说得很好,是否需要「加码」?我们在上星期公布新纾困措施时说,这两个基金会继续「加码」,分别是每个增加十亿元,但我们暂时未有资金压力,因上次「加码」的十亿元基本上仍可满足(申请需求)。

  很多商会告诉我们,未来应对中美贸易战的唯一出路不外乎两个:一个是开拓市场,另一个是升级转型,所以这两个基金正正可满足他们的需要。我们在会上讨论,可用什么方法令更多企业懂得使用这些基金,这亦是为何我们要令申请手续更方便,令更多人受惠。正如我们上星期所说,如有需要「加码」,我们会及时增加拨款。

记者:局长刚才也提到今次贸易战的间接影响会较大,请问会否有相关的实质数字,例如是影响经济的比率?贸易战升级会否令香港全年经济增长倒退,没有增长?

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经济预测方面,我交由政府经济师以更科学和准确的方式作出预测。刚才我们于会上讨论到大体上的问题,于(中美贸易摩擦的)第一阶段,即涉及二千五百亿(美元产品总值),关税税率为百分之二十五的时候,当时经济预测显示(对本地生产总值)直接的影响为百分之零点一至百分之零点二左右,但当时的情况与今日有别,去年整年的经济增长达百分之三,任何少于百分之零点五的影响,都可维持正增长。过往数星期,当我们回顾上半年的经济增长,看到增长已经停止,甚至陷于轻微衰退的边缘。在这情况下,如果中美贸易战带来大致相同或更差的影响时,我们除了没有去年百分之三的经济增长优势外,反而加深下半年踏入衰退期的可能性。一两星期前,我们讨论本地发生的种种事情影响经济时,那时经济已陷于停止增长及衰退边缘之间,如果加上外在因素,这担忧会比之前更大。

(请同时参阅谈话内容的英文部分)

2019年8月27日(星期二)
香港时间21时34分

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与传媒谈话内容(只有中文)
  以下是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邱腾华今日(七月三十商务及经济发展局
商经局局长美国推广香港在商业及旅游上优势
  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邱腾华今日(美国西岸时间九商务及经济发展局
商经局局长续于美国推广香港独特地位和优势
  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邱腾华今日(美国西岸时间九商务及经济发展局